香泉观音

来源:   发布时间:2013年8月20日 
 
香泉观音
 
谷  禾
 
 
万里长江,一路东奔,浊浪排空,冲开了天门山,然后,盘涡毂转而去。有一位诗人,乘一叶孤舟,从天际尽头漂泊而至,穿越了夹江对峙的东、西梁山。他,就是李白。他是为领略这涛涛一江春水而来的。
楚汉相争,集结垓下,生死一决,大楚兵败。有一位将军,泪别爱姬,来到乌江岸边,仰天啸,泣数行,拔剑自刎。他,就是项羽。他是为决别江东父老而来的。
南宋江山,烽火连天,危在旦夕。有一位金兵统帅,金弋铁马,挥师南犯,围城数匝。兵临城下,他被一箭射中左臂,怒令弩箭齐发,金兵蜂拥破城。他没能长占久住,镇守城外的淮军,乘虚而入,将他赶出去了城池。他,就是金兀术。他是为南侵中原庶土而来的。
元朝末年,官逼民反,驱除胡虏,收复河山。有一位还俗和尚,献计攻占了县城。随后,他被命为总兵官,与手下部将聚于镇淮楼,在饮酒赋诗中,运筹帷幄。最终,他摧毁了大元政纲,建立起大明天朝。他,就是朱元璋。他是为了改朝换代、江山一统而来的。
情怀孤高,博学宏词,官场失意。有一位大唐御史,几回梦中伤往事,醒来依旧枕寒流。然而,他依旧含蓄深沉,开阔疏朗。他,就是刘禹锡,是被朝庭几番贬职落难而来的。
这么多的叱咤风云人物,都相继来到这里。此地,正是和县。它在历史上也称过和州、历阳。
今天,随智文法师,我们也来到了这里。
沿着弯曲的山路,向着山里走去。绕过几座大大小小的山头,山涧云雾霭霭,山峰若隐若现,远远看见一座巨大的观音菩萨塑像耸入云端。转过一峦,眼前一亮,一泓清澈的湖水,波光潋滟……
似曾相似,似曾相见。不由地想起刘禹锡笔下的山和水来了。
数年前,我到和县调研,车行至城里,见一处园林,古木参天,浓郁葱茏。一问方知,这里竟是当年刘禹锡州府至衙门。一条碎石小道,路径通幽,进到大堂,映入眼帘的,便是那篇千古绝唱:
 
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斯是陋室,惟吾
德馨。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。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可以
调素琴,阅金经。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。南阳诸葛庐,西
蜀子云亭。孔子云:“何陋之有?”(刘禹锡《陋室铭》)
 
从这“陋室”后门出来,发现府衙建在一处高台上,从这里俯瞰和州城廓,一览无遗。远处,天门山隐稀可见,江水,滚滚绕城而去。难道,刘禹锡所说的山,就是天门山吗?转而再思,它孤山突兀,与意境不吻;一般而言,有神韵仙气的山脉不应处于喧嚣噪杂的大江两岸。他所说的水呢?估计,也会不是长江了。
那么,刘禹锡在这所说的山,所言的水,究竟是在哪里呢?换句话说,是在何山,何水,刘禹锡感悟出陋室是“何陋之有”的呢?多年来,我一直没有答案。
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和县西南边,有一座观音山,它的确不是太高。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观音山脚下,有一潭香泉湖,它的确不算太深……
 
 
观音寺山门硕大,气势不凡,是用上乘的石料而制的牌坊。“古观音寺”四个大字,描金镶嵌在正中,光辉耀眼。山门两旁的上方,一边写着“普陀”,一边写着“迦洛”。
廊梁上,是双龙拱珠的彩绘,五彩斑斓。四根石柱,浮雕镂空,只见群龙无首,相互交错,盘踞其上。两只石狮,雄卧在山门的两旁,威武目视前方。
汪朵问道:“普陀,是什么意思?”
智文法师说:“它的梵文是potalaka意思是布达拉,本意是以小树为冠的山”。用佛语来说,是佛教圣地。”
“普陀,就是浙江的普陀山吗?我去过那里。”雯潇红说道。
聂丽屏问:“那么,什么是洛迦呢?”
“中国有两处以potalaka命名的地方,一处呢,是拉萨的布达拉宫,另一处,是浙江普陀山。普陀山岛边上,还有一个名为洛迦的山岛。洛迦,也是指普陀。都是观世音菩萨说法的道场。”
“家家弥陀佛、户户观世音”。 人们如此崇拜观世音,是因为她有慈悲之心,具救难之力。风云不测,祸福旦夕。无论是何人,在何时、在何地,遭遇何等灾难,只要一心虔诚念诵观世音菩萨圣号,观世音就会即刻显现。观世音是真理所在,是正义所在,是慈悲所在,也是神力所在。她不仅仅能听到,而且能观见人们企求的声音,这是在于她既无形无影、又无所不在的缘故吧。
其实,观世音菩萨的造像在古印度时,示现的是男身。佛教传入中国,闺中女子因菩萨可救苦救难,竞相参拜。那个时代,把男身造像供奉闰中,自然不雅,人们便将观世音菩萨塑为男身女面。到了宋朝后,就干脆把观世音菩萨按照中国仕女的形象进行雕造了。
这样看来,观世音菩萨的由来,主要有三:一种是由她天生大悲之心,愿出大慈之力的宿世悲愿而得名;一种是由她以闻思修,入于正定,善得圆通的无量修行而得名; 三种是由她为无量众生,解脱苦恼,离苦得乐的证果而得名。
自利者,为智;利他者,是悲。观世音菩萨,就是这样一位依智能之体,起慈悲之用,遍观法界众生,随其机缘、自由自在、无所挂碍的大菩萨。
明代,万历,十三年。
和州有一位山民居士戴仁学,他与三位同伴相约,前往普陀山礼佛。千里迢迢,风尘仆仆,遇难受苦之处,一心只念观世音菩萨,顿生坚忍不拔之志,他们终于来到了期待许久的普陀山下。
海上有仙山,山在缥缈间。
当他望见海天一色的一刹那,是敬畏?是崇仰?是神往?是降伏?他不由自主地伸开双臂,匍匐于地,三步一叩,五步一拜,去朝见这位心中的大菩萨。
法雨禅寺,他听到居士们说起千手千眼观音的故事:古时,妙庄王膝下有三位女儿。大女、二女相继出嫁,唯有三女儿妙善执意出家,去了深山修行。庄王重病,危在旦夕,需亲人手、眼,作为药引子之用。大女、二女不肯奉献,妙善听罢,献出了自己的手眼,救了老父一命。她的孝心感动了佛祖,便赐予她千手千眼,于是,她就成了“千手千眼”的观世音菩萨了。
磐陀石下,他听到百姓们讲叙观世音的传说:唐咸通四年,一位日本僧人慧锷,从五台山请了一尊观世音造像回国,在普陀山登舟离岸,出海不久,海上狂风大作,船触礁、人受阻。无奈,他从潮音洞附近返岸,冥冥之中,他感到是观世音菩萨不愿东渡离去,当即他将观世音菩萨造像在一民宅中,供奉起来。后来,他与当地百姓在此修建了一座寺院,取名为“不肯去观音院”。由此,观世音菩萨的道场从这里开始了。
在普济禅寺,他听到住持法师说观世音的种种德行:观世音菩萨行无缘的大慈,运同体的大悲。大慈予人乐,大悲拔人苦。在智、悲、行、愿的修行中,观世音菩萨最终修炼成“慈悲”的化身。
潮音洞里,他听到人们竞相传颂一个神奇:唐代大中年间,有一位来自西域的梵僧,到普陀山礼佛,在潮音洞里亲眼目睹了观世音菩萨当众示现。这些传说、故事、神奇,不得不唤起戴仁学的无限遐想:何时,我也能亲眼目睹观世音菩萨的无尚尊容?
于是,戴仁学心驰神往,入潮音洞,打坐面壁,暗地发愿:不见观音示身,绝不回乡。同行伙伴相劝相求,无济于事,便先后离开。他一天一栗,冥思苦想,面壁数月,仍然无果。此事,惊动了普济禅寺的大住持,法师亲往山洞,见此情状,只搁下一句:“佛陀生心,菩萨在家”,便扬长而去了。
他立即起身,风餐露宿,风雨兼程,赶往家乡。当走进家乡的山边,见有一道道祥光,在深山之处闪现。他随即伫足,就地宿营。一连三夜,祥光不断。梦中,他见观音大士盘坐于一山洞;醒来,他循光进山寻觅,发现金光发自于一个硕大的古洞。果然,观音大士手持扬柳,垂眉含笑,金辉闪烁,映照在钟乳石壁上。他见状惊愕不已,口持观世音佛号,扑地顶礼膜拜。
天际放亮,他奔往山下,以一传百,以百传千,在山民中口口相传。时不多日,山民们就募集银两,在洞边建了一座观音大士殿。从此,观音殿千年香烟不断……
王济雄问:“那仙洞,就在这座山上?
未等智文法师应答,倪骏、胡琳和范勇坪已竞相上山,寻找那个神奇的古洞去了。
我心也一动:莫非,这观音山就是刘禹锡感悟的那座有仙的山?
 
 
环抱着观音山的是一泓湖水,它叫香泉湖。湖水千顷,湖光萦回,湖面上水雾缥缈,素纱层层。
香泉湖的来由,须从香泉说起。
香泉北面有一座如方山。智文法师告诉我,那里有一座萧家的藏经寺,昭明太子曾在那儿读书礼佛。
“是梁武帝的大太子萧统?”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听力。
“正是他。太子因身生疥疮,久治不愈,痛苦不堪。于是,他来到香泉,见一潭清泉,便下去沐浴。神奇的是,没过多久,身上的疥疮竟结痂脱落了,全身皮肤白润发亮。”
果真是他!
天子是真龙,太子便是潜龙了。这就对了,刘禹锡所说的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,很有可能就是指这香泉湖吧。
提及昭明太子,不由想起那个年代来。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特殊的年代,东晋,江山不保;华夏,一分两半。长江以北,被一个来自小兴安岭下的鲜卑游牧民族所控制,他们在今日的山西大同建起北魏王朝。长江以南,相继历经了宋、齐、梁、陈四家朝庭。以此,江山分野,划江而治,中国形成了南北朝。
到了梁朝,国都设在离和州大约100多里的建安,也就是今日的南京城。当朝天子梁武帝是一位笃信佛教的皇帝,他主持兴建了众多寺院,弘扬佛法。唐代诗人杜牧曾作诗日:
 
千里莺啼绿映红,水村山郭酒旗风。
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
 
太子萧统幼年聪慧,酷爱读书,喜爱诗文;博闻强记,数行并下,过目皆忆。5岁时,他就读遍了儒家的《五经》。十来岁的他,已博览群书,满腹经纶了。在宫廷里,他啥事不问,一心埋头读书,据说,他的藏书就有三万多卷。
他不满足于此,总想走出深宫,去博览天下群书。于是,他离开建康,来到了远离京都不远的和州山里。乍一进山,就被山林的美景迷倒。这里,峰峦叠嶂,绿树成荫,安宁幽静。他即刻吩咐地方官,派遣工匠,就地造房砌屋,安家落户,选文读书。
他对刘勰那部《文心雕龙》,可以说是爱不释手,常常召来文人骚客,论说评点。面对这满目青山,一汪香湖,他文思勃发,挥笔淋漓,写出了巨著《昭明文选》,由此,它影响了中国文学界数千年。
太子纯孝仁厚,16岁那年,母亲病重,他从东宫搬到了母亲住处,朝夕侍疾,衣不解带。母亲离世,太子悲切欲绝,饮食俱废;父亲几番下旨劝逼,他方才勉强进些水果、蔬食。守丧出服后,原本身体健壮的太子,竟变得羸弱不堪,满朝文武大臣见了,不禁嘘吁一片,称颂有嘉。  
梁普通年间,战争爆发,京城粮价大涨。太子就令东宫随从减衣缩食,每逢雨雪天寒,便把节省下来的衣食拿去救济难民。后来,他主管军务,令每年多做几千件衣被,到了冬季,分发给贫民百姓。史书有载:昭明太子是“欲以己率物,服御朴素,身衣浣衣,膳不兼肉。”
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。奇异的是,不是南国的和县,周边也生长着许多红豆树。人们都说,这是太子在编纂《昭明文选》时,亲手植下的。在民间,还有相传这一段太子与尼姑相爱的故事:
传说,昭明太子代父出家,到观音寺礼佛。一日,太子下山,去乡里赶集。途中,偶见一位秀丽尼姑,连忙上前合十问安,一打听,她法号慧如。路上,他向慧如讨教释家精义,她才思敏慧,一一作答。就这样,话连话,脚跟脚,他随慧如来到了草庵,俩人如此这般,深淡不舍。此后,太子有空便去草庵,一而再,再而三,俩人日久生情,相互爱慕。这,问题就大了。一个是太子,一个是尼姑,此事古难全。慧如相思成疾,不痊而终。太子闻讯大恸,痛哭不已,含泪种下了一双红豆。说也神奇,这树历经了千年,到了元代曾经衰败成枯槁,在乾隆年间,忽然又在主干上,萌生出四株新技,直到当今,犹如虬龙。
我孤陋寡闻。这些事,我是从观音山回来后,才听说的。
我知道昭明太子大名,是从20多年前始读《金刚经》了解的。他不仅在文学上,才华横溢;在佛学上,造诣更深。
那时,我就职在距合肥不远的县城里,一日,我去山区调查林业。途经一山,一位同事对我说,这山上的一座寺院,有些年头了。我们下车,一口气爬上了山顶,进寺与住持攀谈半晌。临行时,他送我一本经书,打开一看是《金刚经》。他特别叮嘱,把这本经书好生读下,你会终身受益。
从山里回来,公务缠身,顺手那本经书搁置在了书橱里,这一放,就是三年。又是一个春节,同事们放假回家,我无所事事。偶而,瞥见书橱里这本经书,便取出阅读起来。那是一部木刻版的经文,不分章不分节,无标点无注解,我读了个把时辰。字,大多认识,句,大多不懂。文义深奥,纡衍难明。
随后,找来台湾南怀瑾大师写的书,按图索骥,再读一遍,懵懵懂懂,略知大意。从南怀瑾大师那里,才知道目前人们看到的《金刚经》版本,分为三十二品,而原始的《金刚经》是一篇联贯连下来,没有段落的经文。三年前,寺院的住持送我的,正是供寺内僧尼读颂的原始版本。
《金刚经》分章分段是后世所作。这个编辑是谁?正是梁武帝的的昭明太子。
昭明太子把《金刚经》分成了三十二分品,每段举其要目,还用四个字概括用作标题,分段虽未醇确,但标义扼要,取义精确。这相当于为《金刚经》做了注释,对我们今天的阅读,指明路途。如果说,没有梁武帝的倡导,佛法在南朝也不会如此兴盛;如果说,没有昭明太子研修领会,我们也难以看到这般见地的《金刚经》分类
当然,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”。《金刚经》是一部出离心、空性、如来藏和菩提心六度万行的大经典,融会了大小乘佛法精髓。真正通达《金刚经》,最根本的还需自己自觉开悟,福慧双修、悲智双运。
很可惜,萧统还是福份不够。一次采莲,他不慎落水,伤了腿脚,久治不痊,郁郁而终,倒了也没有登上天子的宝座。一位伟人,被历史记住的,往往就是那件伟大的事业。说起聪慧,说起博记,历史上文人骚客,不乏其人;说起忠厚,说起孝廉,历史上肝胆忠良,代代辈出;说起情爱,说起红颜,历史上不爱江山爱美人的风流天子,也比比皆是。能为天下众生解读《金刚经》,指明方向的太子,在历史上唯萧统一人。有人说,他是佛祖在凡,如来在世,广大功德,往生于极乐世界;也有人说,他是逆天大违,胆大妄作,篡改佛意,坠落了十八层地狱……
无论往生极乐,还是坠落地狱。昭明太子这一生,活的风采,生的潇洒,做的尽情。即便他去了地狱,也还是为超度广大有情众生,去尽他生前未尽的大愿吧。
飞龙在天也好,潜龙在渊在罢。昭明太子这一世,虽未坐上真龙天子的宝座,而他做的平常,做的有益,做的伟大。正如,刘禹锡感悟的那样:山不在高,有龙则灵……
 
 
这样,再去打量观音山,山就不是那座山;如此,再去欣赏香泉水,水已不是那湖水了。面对着赋予灵性的这山这水,觉得连自己也神圣起来。
直面观音山,远远地就能看见一座巨大的观音造像屹立在崇山之颠。一座楼阁,上下二层,“琉璃观音阁”镌刻其间。观世音菩萨双手微掐,立于金色莲花之上。
一束阳光,照射过来,鎏金闪烁,万道佛光。尉蓝的天空上,漂浮团团白云,风声水起,云走霞奔,恍如,观世音菩萨垂目、低眉、含笑,朝着我们走来,朝着观音寺走来,朝着芸芸众生走来……
观音寺是依势而建的,层层飞檐,叠叠金顶,熠熠闪烁。穿过山门,是九十九级石阶。登上石阶,可仰望见天王殿。从天王殿走出,石壁近面,上面雕刻着一幅阿难问法的佛教故事,刻功精湛,笔笔传神。大雄宝殿矗立中央,地藏殿、伽蓝殿和药王殿列在两旁,寺院气势磅礴,无比庄严。这是智文法师精心策划设计的。
进入大雄宝殿,地面光洁,不尘不染,清静安宁。佛祖释迦牟尼端坐居中,两旁是他的大弟子,一位是大迦叶,一位是阿难陀。大迦叶是一生苦行,严以律己,持戒第一;阿难陀是聪明伶俐,过耳不忘,记忆非凡。
见了阿难陀,突然想起一件事来,为这事,我曾查询了许多资料,依然无果,于是,虔诚地询问智文法师。
佛祖在拘尸那伽城涅磐时,天降祥瑞,他预知在人间的因缘将尽,撒手人寰的时辰不远。面对守侍在身边正在哭泣的弟子们,他口吐游丝:用生命的最后一息,再次询问:你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事,需提出来的吗?此时,弟子们哪还忍心再麻烦佛祖呢,无有一人应声。只见阿难陀上前,他一问,就一连问了四个问题。
我讲了这么一大段的铺垫,生怕智文法师烦心,便停下来,看了看他。智文法师听罢点头示意,鼓励我继续说下去。
“阿难陀问的第一个问题是,佛陀去后,弟子们以谁为师?”
智文法师答:“佛祖说,以佛经为师。”我连忙点点头。
“问的第二个问题是,若遇不规僧者,如何应对?”
“佛祖说,离之而去。”
“问的第三个问题是,佛祖离世,我们将您的教悔,一一如实记载,又如何使后人相信?”
“佛祖说,如是我闻。”
“那么,他问的最后一个问题,这是我一直没弄明白的问题了。阿难陀问,师傅往生,今后弟子们在何方安住?”
智文法师说:“四念处住。”
我应声:“是的。那么,何谓四念处住啊?”
一谓正命,就是安身立命,按离苦得乐修命;二谓正精进,就是遵循正道,按智慧方向修身。三谓正定,就是达到禅定的境界,按清净无碍修意。四谓正念,就是树立正确的理念,按佛理佛法修行。
我连忙说:“这不正是,八正道后面的四个正道吗?”
“对。把正见,正思维,正语,正业,与这四念处住结合起来,就是当初佛祖在菩提树下证悟的八正道。这八正道,是佛祖初转法轮,讲授佛道的第一课的内容。”
我啧啧称赞,智文法师惊人的记忆力和言简意赅的讲解。
智文法师指着大雄宝殿正中的一幅抱对:“这两句话,是我研修佛法时的心得,你理解了八正道,就自然领悟这两句话了。”只见抱对上写着:
 
大雄大力大慈悲,大智成正等觉;
妙相妙法妙庄严,妙慧驻般涅磐。
 
这是真正的佛法。细细品味智文法师所写的心得,觉得他不仅佛法修行的好,文字的功力也了不得。
智文法师带我们去了斋堂。这是能容纳几百人同时就餐的地方,一排排餐案整齐有序。案上,摆放着一付付钵筷。正中是一个大方案,这肯定是智文法师进餐的位置了。
说起僧人进餐,又要提及起,刚才在大雄宝殿里看见的那位大迦叶来。
大迦叶,是苦行第一。出家人将进餐,作为接受布施。到了吃饭时辰,僧人们手托钵,一家一户,乞求众生供养。在这问题上,大迦叶主张,不能接受有财之户的布施,他们的饭菜上乘,吃了这些佳肴,不利苦修。须菩提,也是佛祖的一位大弟子,他是智慧第一。须菩提则认为,不可接受贫穷之家的布施,他们是衣不裹身,食不饱腹,还要拿出仅存的饭菜供养僧人,这让出家人于心何忍呢。两人相持不下,吵到了佛祖那里。佛祖只说一言,了断了纷争:“分别心,不可有。”当下,两人大彻大悟了。
于是,就有次第乞食这一规矩。僧人进城,必须一家家,一户户的乞求,无论是腰缠万贯的巨富,还是四周徒壁的穷人,一家一勺,把钵剩满为至。僧人不可独食,大家返回寺院,把乞求来的食物,混在一起,拌均再分,公平公正,不偏不倚。故而,这才有了《金刚经》开头时的这般描述:
 
尔时,世尊食时,著衣持钵,入舍卫大城乞食。于其城中,次
第乞已,还至本处。饭食讫,收衣钵,洗足已,敷座而坐。(《金刚
般若波罗密经.第一品.法会因由分》)
 
《金刚经》里描述的,毕竟是古时天竺寺院里的情形,那么,如今中国僧团是如何进餐的呢?
只见斋堂正中上方,悬挂“五观堂”的扁额。两则是一副对联:
 
五观若明金易化,三心未了水难消。
 
“何意?”我问智文法师。
他指着下面的中堂,念道:一功计多少量彼来处,二忖已德行全缺供应,三防心离过贪等为宗,四疗形枯正事良药,五为得道故应受此食。
我默然:僧人就餐,也是修行啊。达到这五观的境界实属不易,达到者,则可化金化银,更不消说是五谷杂粮了。
“那么,三心呢?是不是《金刚经》里所说的过去心,现在心和未来心呢?”智文法师,悦色无言。
法师无言,我却在想。这般清静安祥的观音寺,似曾相遇。不由地浮现出
一幅活生生的画面:一群鸿儒在谈笑风生,一边轻轻弹着素琴,一边默默读着佛经。耳旁远离了嘈杂的丝竹,身边抛开了烦心的案牍……只有这一片清凉世界。
这不正是刘禹锡笔下的描绘的“陋室”般的意境吗?此地,的确是何陋之
有。这么说,刘禹锡当初是来过这观音寺啰?
 
 
界虚和尚,是智文法师的大弟子。
他迎接我们走进了佛堂,大家安坐下来。他手执一个硕大水杯,沏了大半瓶山茶,在手里不停地转动起来,我还是头一回看到,用这样方法泡茶的。仿佛他就在转动一个法轮一般。难道泡茶之时,也在修身修心?
不一会,他把泡好的茶为我们斟上,我们相互聊起天来。智文法师说,界虚是学美术专业的。我听了,再看他一眼,还是没看出来,他过去学的是美术。这寺院,果真是卧虎藏龙啊。
“有一年,我去普陀山,巧遇到了他,他一心执意跟我出家。观音寺的日常事务,主要是他是打理了。”
智文法师猜出了我的心事,便让界虚和尚给我写几个字。片刻,界虚从厢房捧出一个墨迹未干的扇面。这隶书写的放纵舒展,瘦劲开张,飘逸自然。我惊诧不已:“你主攻过《石门颂》?”
“也习过《乙瑛碑》。”他和颜可掬。
“请您为我写一条幅吧?我未经智文法师许可,便迫不及待地向界虚和尚求字了。”
他笑着看着我:“施主,想写何字?”
我一时愣住了,是啊,本没思想准备,本能看这字好,就心生爱慕,人家真是为你写了,究竟你要写个啥呢?
我急中生智,脱口而出:“心无所住。”
只见他运笔道劲,用笔浑厚、俯仰有致,含蓄又富有弹性。他一气呵成,字随石势,肃穆气运,纵横开阖,洒脱自在……
前年,我到韶关开会,顺道去了趟六祖寺。寺院的石壁上,就镌刻着“心无所住”四个大字,也是用隶书写的。当时,我反复观赏,久久不愿离去。
“心无所住”,也是出自于《金刚经》。当时,大子弟须菩提向佛祖求法寻道,佛祖循循善诱、反复教导:
 
菩萨于法,应无所住,行于布施,所谓不住色布施,不住声香
味触法布施。须菩提!菩萨应如是布施,不住于相。(《金刚般若波
罗密经.第四品.妙行无住分》)
 
昭明太子在研修时,把这一段取了一个标题,叫做“妙行无住”。显然,他所说的妙行,绝不是我们平时的走路,说的是修行,走的是心路。
当初,六祖就是凭这句话,得慧开悟的。从降伏其心,到安定其心,再到心无所住,最终达到不生其心。对于常人来说,每走一步,都是一个漫长艰辛的心路,六祖则能一念开悟。他是常人,非常人矣。
智文法师说,心无所住,就是说世间万物,应莫思量。过去事,已过去;未来事,还未至;现在事,已现在,无须执著。无执著,就是不起心。什么叫作佛法?那就是过去心、未来心和现在心既不可起,也不可住,更也不可得,这便是解脱心、菩提心、无生心。什么叫作修行?念念皆空,随时来,随时去;如同来,如同去,来者则应,去者不留。色性皆空,即证无生法忍。
我说,心无所在,不仅仅是佛法的意义,还有现实的意义。它告诉人们对待一切现状都不可执著,不可固守,不可停步,不可僵化。思想解放,永无止境;与时俱进,不断创新。
人间和佛界是那样的相连、相通,六祖可以做到的事,其实,每个凡夫俗子都可以做到。仰止唯佛陀,完成在人格,人成即佛成。佛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:人,是尚未觉悟的佛;佛,是已经觉悟的人。
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。从佛堂出来,步入山间木亭,尽目所力,如梦如幻的香泉湖,撩开面纱,风韵绰约;如醉如迷的观音山,岚风叠障,气象万千。
望着这粼粼天光,领略这湖光山色。突然感悟,这些原本也是不可住心的。
欣赏了一方山水,好像这山水的自然性就属于你的了;掌控了一隅江山,好像这江山的社会性就属于你的了;领悟美好景色,好像这景色的灵性就属于你的了;更有甚者,体味了一段佛经,好像这崇高佛性也就属于你的了。孰不知,自然就是自然,山水还是山水,佛法原本佛法。
其实,山不在高,有仙无仙皆名;水不在深,有龙无龙皆灵。这山这水,是从自然中来,再到自然里去,一切都不可住。临行前,我把多年苦苦寻访刘禹锡所体会的山水究竟在哪里的的事,告诉了智文法师。法师宛然说了六个字:放下、看破、自在。我心头一朗:答案就在当下。
脚下,那片香泉湖,更加秀美自然了;头上,那座观音山,更加雄伟自在了。
 
 
 
20128  记于合肥
 
 
 
友情连接>>
扬州高旻寺 苏州西园戒幢律 柏林禅寺 佛教在线 佛教导航 安徽省佛协 法师博客  
 管理登陆 | 有缘信箱
(c)2007-2008 中国巢湖鼓山寺 皖ICP备05017108号
地址:中国安徽省巢湖市鼓山风景区 电话:0565-2359010 2359020 邮编:238000